帕帕帅啊!

骑士融入三尺星空,璀璨光辉无法汇成海盗心念之人的身影。

这里凌陌/邻朝。

p1原创人物。

p2帕洛斯(怎么越涂越丑啊。。我白学素描了。。)

丑啊啊啊!。。。我没救了。。。

【凹凸世界/瑞嘉】麻烦鬼(7)

♛cp瑞嘉,副安雷

(正文——)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我说你这个傻逼骑士管的真宽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雷狮扶了一下额头,一脸无奈的对安迷修说。   

“我那还不是.....”为了你吗......     

话还没说出口,我们可怜的安迷修骑士就被拉去坐过山车了。

可是刚走到过山车所在区域,安迷修就吓得腿软。

“我说,你愣在这儿干嘛?走啦!” 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拉着安迷修,还略有些嫌弃的看着他。      

“他无非就是害怕了呗!垃 圾骑士道。”      

安迷修被雷狮说的脸红,暗自咒骂:我不认识你 我不认识你 我不认识你.......  

“行了,你们别闹了。嘉,实在不行,我们去坐摩天轮吧?我有些话....要对你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格瑞牵着嘉德罗斯的手,温柔的淡笑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雷狮则是闲来无事,直接拉着安迷修上了过山车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恶党,分手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瑞,你带我坐摩天轮干什么,这里多没意思啊!诶,对了,你.....要对我说什么?”

嘉德罗斯闭上了眼睛,他怕,怕一直不希望发生的事会发生,而且是在他真的动心的时候。

而眼前的这个男人,依旧是平常的眼神,语气也是平常的语气。

还好,应该不会有什么是发生。

嘉德罗斯终于咽下了一口气,便静静地等待着格瑞对他说话。

“你知道吗,嘉?当你和你一生最爱的人乘上摩天轮,当它运行到最顶端的时候,这寓意着,只要你许个愿,愿望就会实现。”

哈,是这样吗?

“瑞......”话还未说完,嘉德罗斯红润的唇就围上了一阵薄荷味,这味道,绝对是格瑞对他最独一无二的,最用心的味道。

天能为他作证,他真的爱死了眼前的这个人。他恨不得将格瑞独占着。

“我爱你,嘉。”

淡淡的吻很快结束,嘉德罗斯有些失望,眨了一下眼睛,略带撒娇的看着格瑞。

当他的眸子对上格瑞眸子的时候,格瑞仿佛看到了太阳。

——那璀璨的金色,真的耀眼。

“格瑞,你听着,老子要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!”

说着,嘉德罗斯霸道的在格瑞脸上吧唧了一口。

后而趴在格瑞胸前,静静地等待着最顶端的到来。

“嘭——嘭——”

不知从何时起,烟花从空中闪起,这还使嘉德罗斯吓了一跳,原来,到了顶层。

他们共同的许下了一个心愿——一辈子在一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坐在长椅上的安迷修搂着雷狮的肩膀,而雷狮则是将头靠在安迷修的肩膀,这动作,不禁使周围行驶的人们羡慕起来。

“喂,你这个傻逼骑士,嘉德罗斯和格瑞都去摩天轮上看烟花了,而你,偏偏在这看。你知道周围人看我们的眼神嘛,啧啧,真尴尬。”

“你我喜欢不就得了?”

安迷修吻了一下雷狮的眼睛,仿佛是在说:这片星辰大海,是我的。

“嗯,我爱你,我的骑士。”

“我也爱你,我的海盗。”

安迷修这才发现,雷狮和嘉德罗斯并不是一类人。

——雷狮傲慢,不羁,但是他内心是善良的;而嘉德罗斯是骄傲的,但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,他是绝望的,因为他害怕,害怕失去现在仅有的一切。

雷狮不缺爱,但害怕失去爱;嘉德罗斯渴望爱,渴望别人对他的爱。

【所以,每个人都是脆弱的啊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今晚夜色真美,因为有你在我的身边。】

(第七章.完.)



【all鬼/主丞鬼】薄荷糖(2)

♛心丞则琳

♛主丞鬼,副贾鬼

♛贾鬼可能后面才会有.

(正文——)

“唔.....范丞丞。”
第二天一早,天刚蒙蒙亮,王琳凯就伸着懒腰坐了起来,一掀被子就感觉好像有人在他旁边。

——范丞丞!!!

“你怎么在这?”他有点忘了昨天的事,一想起来都想扇自己的脸。
怎么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弟弟给上了啊?!
“嗯.....不好意思啊昨天。”
王琳凯看见他光着上身坐了起来。接着就是一阵脸红,觉得羞耻,又觉得自己好像被身边的人吸引了,这么完美的身材,王琳凯偏偏就没有。长这么大,还跟个小孩子似的。
王琳凯感觉他被轻视了,觉得不爽。又更何况对方比自己小了!
“咳....你到底想干嘛啊?本大爷可跟你不熟吧,更没说喜欢你好吗?”王琳凯用食指轻轻点了点范丞丞的胳膊,看着他铿锵有力的手臂,这不禁是他咽了咽口水。
“啊,真的不好意思啊同学。我这人啊,比较古怪,看上谁就必须第一时间得到。嘿嘿,以后多多指教吧。”

是我应该向你多多指教!!!

但小鬼完全没听到范丞丞说的第二句话,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昨晚的这件事上了。

他哪来这么大干劲儿?轻易抗动自己不说,woc他还熬了一晚上来操我啊?!

不过,倒是有点儿意思了啊......

王琳凯不是老实憨厚的那类人,他和范丞丞一样,都很爱玩,但这并不说明他们彼此是有什么感情,只是纯粹的玩笑,但往往他们不会有好下场。无非就是你情我愿的问题。
可是,王琳凯不了解身前的这个人,他是只是单纯的好玩吗?

不一定。

这使他警惕的想:和范丞丞交往,一定会有不好的下场。
于是王琳凯下意识去躲,但又怕躲不过,想了想,自己绝对不是这么胆小的人。

倒不如....将错就错下去好了。

人啊,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。

王琳凯和范丞丞亦是如此。

范丞丞感觉到了一丝怀疑与警惕,他也知道这来自于哪里,于是也不多想,看了看表发现已经这么晚了,便开始催促身边正在思考的人儿,推了推他,示意让王琳凯抬头看看墙上挂着的钟表。

9:30。

王琳凯这才发现,他迟到了。哦不,是他们两个人都迟到了。
“我擦!!!一紧张的忘了今天还得上学了!”
可这又令范丞丞懵逼了。

——王琳凯他紧张什么啊?!

难不成是第一次?噗,那不就更有趣了嘛......

想着,范丞丞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弧线,这分明是在笑,可在他浅浅的坏笑中透露出一丝狡猾的气息。
王琳凯并没有感知到,他周围漫布了一片薄荷味的气息。

好戏要开始了啊。

王琳凯,你逃不掉了,我会让你爱上我的。

噫,这场爱情的厮杀,还真是惨不忍睹呢!

【第二章——完.】

我就不瞎bb了,之后会穿插贾鬼哒!

【all鬼/主丞鬼】薄荷糖(1)

♛高举丞鬼大旗!我爱他们!

♛跟演艺圈没关系,上学梗。纯属瞎编,不喜勿喷谢谢。

(正文——)

今天王琳凯又迟到了,原因是肚子疼。大概是因为昨晚那件事儿吧。

——昨晚范丞丞跟发了疯似的,抱起他就扒他衣服,跟他做了一晚上,以至于王琳凯早上起来腰疼。

但是说真正的原因又觉得羞耻,算了,还是随便编一个好了。
因此,王琳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范丞丞了。昨晚做完以后就太过疼痛而睡过去了,所以今天早上一醒来前一天的事就差不多忘干净了。
想起来都想打范丞丞一顿,但那家伙却一脸无辜的样子,若无其事的为他准备早餐。

真是.....一个不小心的认识就这么被那家伙儿摊上了?

要说范丞丞和王琳凯的相识,那真是一场格外神奇的事。

——那一天,老班又拖堂了,所以王琳凯很晚才回家。
然而回家的路上他觉得不安分,提心吊胆的,有点儿害怕。路边灯火阑珊,街道上是一片靓丽,可他回家要穿过一个阴森的小巷子,而那里面阴森森的,这不禁使王琳凯警惕了起来,他本来就敏感,又被这前所未有的事给吓到了。
“唔.....唔.....唔.....”
他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男声,有些沙哑,又很好听。

该不会是个帅哥男鬼吧?

一转眼,果然看到了一个长得特别清秀的男孩子,得比王琳凯高一头都多。

等等,有点儿眼熟啊......

啊,这不是新转来的那个学霸吗?

这不是范丞丞吗?

范丞丞也觉得王琳凯认识他,于是便不再装神弄鬼了,一脸嬉笑的打量身前的男孩,还不时笑笑。

不知不觉的,范丞丞有了不一样的想法.....

而王琳凯则呆呆的站在一旁,还在咒骂范丞丞。却不料被范丞丞一把扛起,他多瘦啊,范丞丞简直不用费一点儿力气。

之后,王琳凯就在懵逼下被范丞丞上了一遍。

但是,范丞丞的技术实在是太好了,力气还特别大,任凭王琳凯再怎么反抗,也挣脱不了比自己高一头之多的人的怀抱。

于是他第一次哭的这么稀里哗啦的。

王琳凯依稀记得,那一晚他哭着对范丞丞一顿臭骂后,还是可怜巴巴的求范丞丞放过他,然后在范丞丞的强迫下吻上范丞丞的唇。

不得不说,这薄荷味,是王琳凯喜欢的味道。

【第一章.完.】

【凹凸世界/安雷】我们之间的距离(2)

*cp安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深了,躺在床上的安迷修依旧未睡去。
啧,恶党到底为什么出现在那儿啊。
安迷修感觉他现在精神错乱,神志不清,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。
奇怪的是,他为什么要想那个讨厌的恶党啊?
“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想了烦死了。睡觉!”
说完便沉沉的睡了下去,还做了一个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雷狮——”
锁链穿过紫发少年的胸膛,身后传来安迷修清脆的声音。
望着他倒下的身影,安迷修跑过去,接住了雷狮。
“雷、雷狮...你....”
一颗眼泪顺着面颊划过,打湿了怀里的人儿白嫩的脸庞,可惜那俊秀的脸现在沾染了无数伤痕与血迹,以及刚刚掉落下来的泪水。
“别...别哭...哼,安迷修,你也会担心我吗,咳咳....”雷狮强忍着胸口的疼痛,安慰安迷修道,“好好活下去。我...爱....你....”
说着,刚想抚摸眼前人的手掉了下去。
安迷修只顾着哭,却没发现怀里的人儿眼角里掉落的泪水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雷狮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然而这一切都是梦,但却使安迷修难过不已。
他从梦中惊起,他摸着心脏的部位,大口大口的喘气,却发现突然从眼角掉落的泪水。
“为什么,我会哭?”
安迷修一直认为,他对天下了人怜悯,却从来不对雷狮怜悯,因为他是恶党,是自己最讨厌的人。
可却不曾想过,梦里自己的眼泪却如此真实,也不知道,原来自己对雷狮动了心。
可惜,安迷修喜欢雷狮,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。
他匆忙换好衣服,洗刷完毕,吃完早饭便去了学校。
却在半路遇见了极其不想看见的人——雷狮。
“哟,这不是最后的骑士吗?还真是不巧呢。”
雷狮星辰大海般的眸子轻蔑的扫了扫安迷修,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。
“啊,恶、恶党。”

......

(完.)

对不起更得太少了,emmmm好吧其实我是来说,我要停更了,抱歉,不过,我会尽量抽时间更的www。

【凹凸世界/安雷】我们之间的距离(1)

*cp安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第一章)
安迷修并不记得与雷狮的相遇,只知道,雷狮总是与自己针锋相对。
旁人一提起雷狮,安迷修就没有好气色,板着一张脸对别人说:
“就是一个讨厌的恶党。”
雷狮亦是如此。
手下经常提起安迷修,他就会习惯性的接上一句:
“就是一个傻子骑士。”
因此,许多人都看不下去了,比如像凯丽这种八卦的。
总是缠在雷狮左右对他说:“干脆和安迷修在一起吧。”
但回答总是拒绝的。
两个人每次一见面就吵个不停,如会骂对方“傻逼骑士/混蛋恶党”之类的。
这种冤家总会被别人误以为是相爱相杀,却不知道他们彼此是如此讨厌对方。
这种感觉打消的时候,便是在今年春天。
那一年,百花齐放,樱花开的正为繁茂,雷狮和安迷修都很喜欢站在樱花树下,晒太阳。
但直到他们遇见了以后,便都没有再去过。
因为遇见了讨厌的人。
可当安迷修忍不住去看樱花树的时候,发现雷狮不在那里,便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日常。
哼,算你识货,没来。
其实安迷修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,只是待别人比较友好,当然,除了恶党。
而雷狮就大大不同了,不管是对谁,都只有一个态度,那就是狠毒。
像狮子一样,不分青红皂白就往别人身上扑,接着撕咬上去,除非是自己特别在意的人,要不然的话,他就是毫不留情。
安迷修面对这样性格的人实在是看不惯,也不想看,所以已经在努力了,妄想消灭恶党,可总是打不过。
但是骑士道是必须守住的,可不能在女孩子面前出丑,尤其是对艾比,也就是那个头上有很大只呆毛的小女生。
安迷修总是想保护她,因此,雷狮把这当成把戏,所以就使劲搞怪,每次都会让安迷修出丑。
而这场闹剧最初的理由是:就是想看你笑话。
有一天下午,太阳几乎落去,逐渐黑暗的天空随之变为夜晚,安迷修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却看见了熟悉的人,便想也不想的掉头就走。
——对面朝自己走来的人竟然是雷狮。
“哟,安迷修,别走啊,原来是这么害怕我的吗?”
看着雷狮大眼对小眼,一脸邪恶的望着自己,身为骑士又不能向恶党低头,于是便没心没肺的顶了上去:
“我并不怕你,雷狮。”
“哼,是吗?有点意思了安迷修,不过这好像不是你家的必经之路,怎么,故意来找我的?”
“呵,被自恋了恶党,我只是绕小路回去而已,今天有急事。”
他确实是因为如此,但看对面的人儿一脸不相信,又再次强调道,“是真的。”
“哦,那我走了。”
没意思了。找不到乐趣了的雷狮收起手中的锤子,转身走去。
他走以后,安迷修便不再愣在原地,和雷狮背对背的向各自家行走。
但是,奇怪的事,雷狮并不是走这条路。疑惑的心里使他脑子一片混乱,之后就到家了,把这疑惑抛之脑后。

(完.)

【凹凸世界/瑞嘉】新年特辑

*瑞嘉番外
*因为全员的话太长了没时间所以只写瑞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德罗斯手里紧握着一个小小的盒子,外面包装着蝴蝶结,样式十分好看。格瑞应该会喜欢吧。他想着。
“喂,嘉德罗斯,你干嘛呢?”
熟悉的声音响起,转身一看,果然是那家伙。
——是雷狮。
他跟自己貌似有仇,几乎每天都在找自己的麻烦,要不是自己有安迷修护着,也可能像隔壁那些被雷狮揍过的渣渣一样每天都要被受欺负。
并不是自己打不过他,而是每次和他打架总要搞出很大的动静,这也许会影响到格瑞。
我不想让他担心呢。
“嘁,想什么呢?”雷狮拿着一个盒子轻轻的拍打了嘉德罗斯的头,不屑的说,“该不会是谈恋爱谈傻了吧?”
嘉德罗斯一听就来气,举起棍子向他挥去,愤愤地说:
“关你屁事儿?老子的事儿不用你管。切。”
不爽的摇了摇头,又注意到了什么,转头对雷狮说了一句。
“喂,你....”他盯着雷狮手里的盒子,嘴角扬起,一脸邪恶的望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头半的人儿。
“啧,送那傻逼骑士的,算是补给他的情人节礼物。”
“哟,情人节?怎么,在一起了?”
“嘁,对,没错,在一起了。”
嘉德罗斯伸出手摸了摸雷狮的头,假装欣慰地说:
“诶,你终于‘长大’了,我很欣慰啊。”
“滚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格瑞,新年快乐!”
一回到家,还未来得及开门就向客厅跑去,奇怪的事,那里没有开灯,周围阴森森的,不禁使嘉德罗斯害怕起来。
他不是害怕黑,也不害怕根本就不存在的妖怪,他只怕格瑞会离开。
黑暗的客厅使他哆嗦起来,小声的抽泣着,嘴里还念叨着不让格瑞离开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
身后的楼梯渐渐向他走来一抹高大的身影,他望着那个身影,猝不及防的哭出了声。
“格瑞,你...唔......”
嘴被薄荷味的嘴唇堵住,因而脸变得通红。
“新、新年快乐....嘤.....”
“嗯。嘉德罗斯,刚才那一吻,就是给你的新年礼物。”
“啧,才一个。”
格瑞领悟到了什么,立刻像饥饿的狼一样扑了上去,将嘉德罗斯的全身吻了一遍。
“格瑞。”“嗯。”
“格瑞。”“嗯。”
“格瑞。”“嗯。”
“格.....”“嘉德罗斯,你想说什么?”
格瑞细嫩的手指轻轻抵在嘉德罗斯粉嫩的嘴唇,轻轻的对他说:
“嘉德罗斯,我爱你。”
“嗯,格瑞,我爱你!”

一辈子的。

12:00
“嘉德罗斯,我们去看日出吧?”
格瑞推醒了熟睡中的嘉德罗斯,提出了一个令嘉德罗斯惊讶的问题。
“嘁,才不要。只有渣渣才喜欢看那东西。”
“嘉德罗斯,日出很美。相信我,你会喜欢的。”
嘉德罗斯挣开金色的眼眸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看向格瑞,调戏似的说道:“哦?有我好看吗?”
“嗯。”
格瑞不得不承认,嘉德罗斯长得真的十分好看,白嫩的脸,虽然圆滚滚但却很柔软,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,小小的嫩嫩的嘴唇,小巧玲珑的,超可爱。嘉德罗斯金色的发色和双眸是格瑞最喜欢的,因为金色是可以冲破黑暗的颜色,也是耀眼的颜色。
“那不就得了,我才不要去。”
嘉德罗斯不屑的一转头,再次睡去。
“那,我自己去了。”
他趴在嘉德罗斯耳旁喃喃细语,起身换好衣服,准备下楼,却不料刚起身半步就被一只温暖的手抓住。
“喂,别丢下我,我也要去。”
“噗,好。”
他们爬到最高的山顶等着太阳沿山下升起,他们紧握着手,互相看了一眼,笑了笑,便互相吻了上去。

格瑞,日出真的很美。

因为有你在。
(完.)

完啦,小可爱们。真的是糖哦!

【凹凸世界/瑞嘉】在空中遥望着你

*cp瑞嘉
*新年发刀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嘉德罗斯,你干什么?”
嘉德罗斯向黑洞跑去,举起棍子就打上去。
这样,会死的啊,他可不简单啊,嘉德罗斯。
果然,嘉德罗斯倒了下去,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,嘴里还念叨着格瑞的名字。
“嘉德罗斯,你还是这么鲁莽。”格瑞心疼的抱着他,温柔的紫色眸子不忍心的看着嘉德罗斯。
嘉德罗斯苍白的面颊不禁使格瑞一颤,手抖了抖,轻轻的抚摸着嘉德罗斯的头发。
金色,是可以冲破黑暗的颜色,也是格瑞最喜欢的颜色。
因为嘉德罗斯。他仿佛会发光,他是王,众人崇拜的王。而他是自己的,自己愿意用一生去守护的王。
嘉德罗斯眼角有了泪水,渐渐流了下来。
“格瑞,对不起....本大爷让你担心了。”
可恶,竟然让我在格瑞面前如此狼狈。
“你好好的就可以了。”格瑞将嘉德罗斯打横抱起,放到墙角让他好好休息,而自己是要去应付眼前的敌人。
不能再让他为自己受伤了。
格瑞拼尽了全力,与安迷修、雷狮等人联手,将黑洞打倒,却不料黑洞最后的一击向嘉德罗斯使去,直到发生爆炸的那一瞬间格瑞才真正清醒。
“嘉德......”
为时已晚,嘉德罗斯也血淋淋的躺在那里,锁链穿过他的心脏,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,嘉德罗斯抬头望天,第一次感到温暖的阳光竟让自己如此难受。
“罗斯....”格瑞奋不顾身的跑过去,抱起嘉德罗斯,使他靠在自己怀里。
“嘉德罗斯,对不起.....”
格瑞不知何时眼泪犹如倾盆大雨似的缓缓流着,他只顾嘉德罗斯,根本不顾及一切,甚至不知背后有参赛者的袭击。
“格瑞,小心——”
身后有人叫了一声,格瑞立刻将那人杀死。
“唔...格瑞,你...还是这么敏捷啊....咳咳,不愧是...我嘉德罗斯...看上的...人......”
嘉德罗斯努力绽放笑容,为了不让格瑞担心,还向眼前的人伸出了大拇指。
“有你....真好....”
说着,手便垂了下去。
格瑞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,不顾形象,趴在嘉德罗斯身上大口喘气。
雨不知从何时起下了起来,不知道落在何处,只知道,有个脆弱的人在那天哭的不能自已。
嘉德罗斯死了,无数光点飘向天空,与太阳混杂在一起。
嘉德罗斯去追逐光了。
大家都这么说。
从那以后,没有嘉德罗斯这个人了,也不再有那颗炽热的心,仿佛早已随着嘉德罗斯去了。
格瑞不再提起嘉德罗斯,默认了他的死去。
当格瑞来到嘉德罗斯墓前,再次大哭了一场的时候,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“喂,格瑞,没想到你也会哭啊。”
转头一看,由光点混杂在一起,构成了心念之人的身影,格瑞伸手想要触碰,光点却又逐渐消失。

是啊,这不过只是幻想。

嘉德罗斯再也回不来了,这一切要是梦该多好,这样,他可以选择不爱嘉德罗斯,也许就不会这么痛了,也许,嘉德罗斯也就不会死了。

可是,他真的已经成了回忆,算了,不去想了,也许在空中的某一颗星星,正是他最爱的那个人在仰望着他呢。

既然你遥不可及,那我就去追赶你,直到你回到我的身边。

【完.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妈耶我把我自己给虐哭了,唔瑞嘉实在是太好了!
文笔不好见谅,找不到灵感了。噫,谢谢小可爱的喜欢。

【凹凸世界/瑞嘉】麻烦鬼(5)

*cp瑞嘉

(第五章)
嘉德罗斯感觉今天整个人都要炸了,面对早上格瑞的告白,现在想想他都会脸红,而现在竟然无颜面对格瑞了,怕是会尴尬。
格瑞倒是毫不在乎,既然都同意跟自己在一起了,何不拘束自己呢。
“嘉德罗斯,你还好吧?”身旁的安迷修看了一眼嘉德罗斯,担心的问到,“是不是发烧了?要去医务室吗?”
这声音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可偏偏使嘉德罗斯吓了一跳,虽然自己确实感觉不太好,但碍于面子他还是硬着头皮回了一句:
“嘁,老子很好,不需要渣渣的关心。”
唔,真丢人。
“哦哦,那就好。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跟在下说啊。”
谢谢......
嘉德罗斯很想对安迷修说声谢谢,他这么照顾自己,自己却这么无礼,但这不像是王的作风。
真是的,一个渣渣不值得自己感谢。
不远处的格瑞又好气又好笑,走了过去摸了摸嘉德罗斯的头,对他说:
“有什么好害羞的?既然都在一起了为什么不敞开心扉?嘉德罗斯,这可不像你的风格。”
“那你想怎样?打一架?”
你心里只有打架吗?
格瑞顿时无语,扛起嘉德罗斯就往门外冲,根本不顾后面金叫他的声音。
“哇呀你干嘛?格瑞,快放老子下来!”
见格瑞往自己的家里冲,他立马就想到了格瑞要干什么,脸再次红了一大片,肉嘟嘟的手握成拳头状直锤格瑞的后背,力气不大不小,刚好可以给格瑞按摩。
格瑞也不生气,到了家以后,直接把嘉德罗斯往床上一扔,便开始了之后的行动。
“唔,格瑞你....!啊!”
格瑞的嘴唇与他的接上,舌头在嘴里互相缠绕着,格瑞解开嘉德罗斯的全部衣服,每个地方都吻了一遍。
“啊....哈....格....你....嗯....唔....”
嘉德罗斯被吻的上气不接下气,还在大口喘气着,却突然被格瑞的那个部位赌注自己的那个部位。
“啊....轻...点.....格瑞...呜....”
嘉德罗斯被逼出了眼泪,乳黄色的液体从屁股那里流出,嘴里也含着白色的口水。
格瑞松了口,摸了摸他的头,温柔地说:
“好了,不难为你了。睡吧,你也应该累了。”
格瑞抚摸着嘉德罗斯的面孔,吻去他眼角存留的眼泪,还是一脸好笑的望着他。
“唔,格瑞....”嘉德罗斯张口想说些什么,却又欲言又止。
“嗯,晚安。”
格瑞亲吻了他的额头,满足了嘉德罗斯欲言又止的想法。

希望明天他们会更好。

(完.)

我不会开车。

【凹凸世界/全员】终战之时(番外)

*含瑞嘉,安雷,凯柠,金幻,帕佩等。

*文笔越来越差了,一点儿思路都没有。凑合看吧。

(正文:)

天空中凝聚着恐怖危险的气氛,万人聚集的大厅里,上千位参赛者在疯狂战斗。 死的死,伤的伤。
大赛就是如此,残酷、无情的杀戮使人心痛。 可是,这便是大赛的规则,谁也组织不了。
“哼,格瑞,终于可以战斗了啊。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并肩作战。但是,好像,等不到那一天了啊。”
手持着棍子的金发少年站在大厅中央,望着眼前的对手,心里悲痛无比。 他一直很坚强,而如今,却为了格瑞落泪。
“嘉德罗斯,别哭。规则就是这样,对不起。” 格瑞的心也很痛啊,今天自己要跟最爱的人战斗,一向重情重义的他不忍心,却无能为力。
——嘉德罗斯死了。
烈斩穿过他的胸膛的时候,他只留下了一句话,就渐渐倒下了。
“格瑞,别忘了我,好好....活....下....去.....”
格瑞望着他倒下去的身影,眼泪控制不住的顺着脸颊落了下去。
“嘉德....罗斯,对不起......” 格瑞跪在地上,想去抚摸自己爱的人的身体,而那身体化作了光,消失在空中。
呵,我是人造神,我不懂什么是爱。

现在,我懂了。

因为你,格瑞。

(另一边——)
“安迷修,动手吧。” 雷狮星辰大海般的眸子动了动,露出从来没有的温柔,举起手中的锤子,指向眼前的人儿。
“呵,那就如你所愿。” 安迷修一向温柔,却从没对恶党温柔,今天,他会好好向雷狮证明自己。
“噗。”
流焱毫不留情的穿过雷狮的心脏,使雷狮无力的倒在安迷修的怀里。
“哼,你赢了,骑士。”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,眼角还有一行泪。

我发誓,将对所爱,至死不渝。

恶党,我来陪你了。 安迷修将凝晶插进了自己的身体,随着他爱的人一齐走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冰女,你.....!”
凯丽落下泪水,手伸了过去,却未接住安莉洁的身影。
安莉洁也不在了,而凯丽却疯了。
“你....哼,本小姐才不在乎你,才不会.....”
星月刃听从主人的使唤穿过凯丽的胸膛,凯丽倒了下去,闭上眼的那一瞬间,她握住了安莉洁冰凉的手。 本小姐来陪你了。

无数点光有飘落到天上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金,小心!”
紫堂幻推开金,自己却被鬼狐天冲刺杀。
“紫堂 .....不...”
金无力的跪了下去,小心翼翼地握住身前人儿逐渐冰凉的手。

“金,我喜欢你。”

另一边的战场也是痛苦至极,格瑞杀了鬼狐天冲,帕洛斯和佩利互相杀了对方,卡米尔死在雷狮的身边。

“呵,可笑的友情。”

“帕洛斯,没想到你会背叛。”
“呵,是你太笨了,佩利。”
“但是,我爱你啊。”

“大哥,我来...陪你了。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赛接近尾声,只剩下格瑞和金两人。
“格瑞...你要干什么?”
看着眼前的人哭红了眼,格瑞笑了笑,对金说: “闭上眼睛,金。”
金想也没想就知道格瑞要干嘛,刚想拦住他却发现时机已晚。
“嘉德罗斯,我来陪你了。”

直到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,想到的还是你。

......

“恭喜参赛者金,你赢得了比赛。”
裁判长丹尼尔走过来为金鼓掌,却被金杜绝了。

“我赢了比赛,却输了所有。”

天空中,依旧漂动着金色的光点。

那是一片全是由参赛者组成的澄净天空。

(完.)